废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废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们何时能有平价大学上【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1 16:03:54 阅读: 来源:废布厂家

孩子高考得了高分本是件好事,可家住河北农村的李老汉却为此犯了难。“孩子念大学,一年的学费加上住宿费及基本生活费,少说也得1.5万元,可我们做父母的一年也就能挣5000来块钱。跑遍左邻右舍,勉强能凑够第一年的学费,可是后3年怎么办?”为了供二儿子上高中,大儿子已经被李老汉硬逼着放弃了本来不错的学业外出打工。而像李老汉这样“舍一保一”、被俗称为押宝式的读书,在农村十分普遍。一些成绩优异的孩子将因此与高等教育失之交臂。

大学学费15年涨了30倍

为规范高校收费,教育部明确规定,除了艺术等专业收费每学年在万元左右外,其他北京高校普通专业收费一般在5000元、5500元、6000元三个档。利好消息让人欣喜,毕竟年年上涨的学费,今年被严格要求保持稳定,可不少家长仍在为孩子读大学的不菲花费犯愁。

从上世纪90年代前的免费,到此后的200元/学年的象征性收费,再到今年的6000元标准,短短15年间,我国高校学费上涨了30倍。

因交不起高学费而引发的悲剧也时常见诸报端。东北某农民由于无力供养即将进入大学校园的儿子而“含羞”自杀;北京某大学女生在互联网上广而告之:“谁能供我读完大学,我就嫁给谁”;为筹集来年学费,武汉某大学生铤而走险,在网上大肆行骗,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高校收费已成为贫寒学子不堪承受之重。

记者了解到,绝大多数院校的普通专业每年的学费都在6000元左右,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搜狐网和中青报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对于目前月收入500元以下的家庭也就是年收入6000元以下的家庭,高等教育学费是压在头上的一座大山。有34.5%的家长都认为收费太高,不能够接受;有45.6%的家长虽然能够勉强承受,但表示4年要独立承受所有的花费很不容易。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保守地算了一笔学费账,她家四口人,如果把父母种地、搞副业和哥哥外出打工的钱加起来,一个人平均一年的收入约为2300元,而每年1万元的大学花费平摊下来,每一个人要承受2500元的教育经费。她家的收入在村里原本还算比较高的,但因为她上大学也许就会陷于贫困。

而从世界整体而言,学费占人均GDP的比重一般在20%左右。2001年,美国大学平均学费5000美元,约占美国人均GDP的15%;英国大学平均学费1100英镑,占英国人均GDP的7.3%;西欧和北欧等许多国家,其大学生的教育是免费的,许多东欧国家的高等教育也实行免费与廉价制度。2003年,中国人均GDP已经达到1000美元,相当于人民币8700元左右,以当时5000元一年的学费标准来算,约占人均GDP57.4%。参照国外大学收费情况,我国高等教育收费明显偏高。

生均成本至今仍是一笔糊涂账

按照教育部有关规定,高校收取的学费最高不得超过生均培养成本的25%。但时至今日,培养一个大学生究竟要花多少钱仍是一笔糊涂账。哪些费用该计入大学生培养成本,每项费用具体是多少,还不为公众所知。

一方面,教育主管部门和高校坚持认为自己承担了主要的培养成本;另一方面,公众却要承受着“七个壮劳力养不起一个大学生”的痛苦。高校收取的学费以及国家的财政投入到底都花在哪里?南开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经济学博士、管理学博士后黄卫华提供了一个答案。他说:“根据统计,高校的钱大概40%用来发工资;35%用来盖房子、买设备;25%用于其他方面日常支出。”

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究竟需要花费多少钱呢?至今仍是众说纷纭。按今年教育部有关负责人的说法,理工科人均培养费用一年约1.5万元,文科每年约1.2万元至1.3万元。而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曾在去年8月3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从“完整意义的培养成本”上说,一个学生一年至少要四五万。另有权威机构测算,培养一个大学生一年只需要7000到8000元。不同版本的“大学生培养成本”竟如此悬殊,实在让老百姓百思不得其解!

事实上,公众期待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收费标准,而是一套置于阳光下的收费规则。而核定大学生的培养成本并不难,基本包括教学支出、组织管理支出、后勤支出、固定资产折旧等主要内容,应不至于使这么多部门如此挠头!但十多年来,我们却没有看到过教育主管部门或任何一所高校公布过“生均培养成本”的核算依据和核算过程。高校收费规范化意味着从收费标准核定到费用使用全过程都有明确的制度规范,而培养成本核算的透明化则是规范化的前提。

高等教育不能让贫困生失之交臂

高等教育不属于义务教育,学生培养成本由公共财政和受教育者共同分担,但不能因此把大量的贫困考生拒之门外。

目前一些欠发达地区的农村教育已经陷入严重的危机。湖北函授大学校长游清泉提供的数据显示:一些农村中小学辍学率已上升到30%左右,个别贫困乡村的初三学生辍学率高达50%以上,部分经济较发达地区乡镇的初中辍学率也达到20%—30%,远远高于“普九”验收规定的3%的底线。试想农村小学每学年每生160元,农村初中每学年每生260元的学费都可以让这么多学生流失到课堂之外。而对于一个年收入2000元左右的普通农村家庭,要凑足一个大学生一年的基本费用,需把全部收入攒上七八年。在他们眼中,每年1万多元的花销无疑是天文数字。

虽然,我国高等学校采取了以“奖、贷、勤、补、减”为主体的多元化资助经济困难学生的政策体系,但与很多国际著名院校平均90%以上的学生可以按不同条件申请相应的助学贷款的完善的奖学金制度相比,这种资助还是僧多粥少,杯水车薪。

按规定,国家助学贷款比例为在校生总数的20%,但有些高校和银行并没有照章执行。从全国范围而言,5年来已发放助学贷款金额52亿元;2002年和2003年,全国高校奖学金发放额59.3亿多元。计算发现,全国所有240万贫困大学生总共可获得各种资助40亿元,每人每年约为1700元。但这些资助只占平均学费5000元的1/3,贫困大学生年保守支出8000元的1/5,可见,当前对贫困大学生的扶助还远远不够。

延伸阅读

高校违规收费8.68亿元

2004年度审计风暴也席卷了高校。审计结果显示:2003年,18所中央部属高校未经批准收费、超标准超范围收费等共计8.68亿元,比上一年增长32%,占当年全部收费的14.5%。未经批准的进修费、MBA学费成为18家高校“小金库”的主要来源,共6.44亿元。其余违规和不规范收费还包括:自行设立的辅修费和旁听费,超标准、超范围收取的学费和住宿费,强制收取的服务性、代办性收费、重修费、专升本学费和一些国家明令禁止的费用。审计署审计长李金华指出,部分高校在招生入学这一环节中违规和不规范收费的现象尤为严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