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废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真假马家湾煤矿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11:37 阅读: 来源:废布厂家

真假马家湾煤矿

四川省广安市邻水县马家湾煤矿(以下简称“马家湾煤矿”)的股东代表杨德福怎么也没弄明白,一宗自己企业两个承包人之间争夺承包经营权的官司,怎么打到最后,让承包人肖广献拿着判决书把作为“老板”的自己给踢出局了。

2002年,肖广献借煤矿改制,用马家湾煤矿的批文和证件注册成立了自己的企业——邻水县马家湾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家湾煤业”)。它与马家湾煤矿甚至拥有一样的工商注册号。

10年后,原本是事关承包经营权归属的官司,却让发包方杨德福的马家湾煤矿被撤,承包人肖广献的套牌企业转正,肖广献成了这座还有约170万吨贮藏量的煤矿的新主人。

相同的工商资料

马家湾煤矿成立于1999年,当时,邻水县搞煤矿的名人陈功贵找到了还在开火锅店的杨德福,打算一起搞一个煤矿企业。

“陈功贵那时候有名啊,一直在搞煤矿,九几年的时候就开吉普车了。”杨德福觉得这是个赚钱的好机会,“当时陈功贵说,煤矿的经营管理他去管,我们分红收钱就行了。”

1999年,陈功贵、甘葆坤、古吉文、杨德福4人联合出资,于当年6月22日正式注册成立了股份合作制企业“邻水县马家湾煤矿”。其中陈功贵占90%的股份。

陈功贵告诉记者,虽然1999年就拿到了营业执照,但煤矿直到2001年才正式投入生产。但也就是在2001年,他的妻子患了直肠癌,一方面他没有时间打理煤矿,一方面也急需现金给妻子治病。经由此前的华蓥县安监办公室主任、时任华蓥县交通局局长唐瑞林介绍,陈功贵得知周廷良与肖广献有意合伙承包马家湾煤矿。

马家湾煤矿当时究竟承包给了谁,此后争议极大。从2004年到2012年,围绕这一纠纷前后产生了共计8份判决文书,内容均不相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此后马家湾煤矿一直是由肖广献实际承包经营的。

2002年,四川省工商局出台了将煤矿登记为煤业公司的政策。肖广献借此用马家湾煤矿的批文、相关证照以及资产登记成立了马家湾煤业,该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为肖广献。

如果忽略了企业法定代表人的不同,人们很可能把这两家企业混淆起来,但两家企业的工商资料中,并没有任何提到二者之间有转让、买卖或者改制关系的文件,马家湾煤业的工商登记中也无任何马家湾煤矿股东的签字授权书。

此外马家湾煤业的工商档案本身也存在诸多问题。在邻水县工商局的工商档案中,这家企业的营业执照正本和副本的注册号不同,其中正本的注册号与马家湾煤矿2008年之前的注册号相同。

而在营业执照副本上,这家2002年成立的企业竟有3个不同的成立日期,分别为“1999年6月23日”、“2003年6月23日”、“2002年7月2日”。其中1999年的日期仅与马家湾煤矿的成立日期相差一天。

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当时分管企业注册的邻水县工商局前任副局长熊长寿,对方表示工商局在1999年只注册过马家湾煤矿。

“肖广献这个人不行。”陈功贵说,“整个承包从头到尾我只收到了他2000元钱,结果他还拿我们的注册资料乱搞!”

祸起经营权

马家湾煤业真正与马家湾煤矿的股东们发生关系,是在2008年承包经营权第一次易手之时。

2008年5月28日,历经先后5次审判,周廷良获得了马家湾煤矿5年8个月的经营承包权,法院要求肖广献在判决生效后将所有的资产证照移交给周廷良。

当时,由于陈功贵早在2003年就离开邻水外出打工,古吉文、甘葆坤也已经年过六旬,杨德福被推举为“马家湾煤矿”的股东代表处理煤矿的相关事宜。

由于法院一直联系不上肖广献,当年7月,广安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工作人员同古吉文、杨德福一起直接进入了马家湾煤矿,准备强制执行相关财产的移交。在杨德福垫付了肖广献雇用的3名工人的4万多元工资后,执法人员进入了煤矿,但未能找到此前一直悬挂在办公室的营业执照和其他相关证件。当天,区法院仅完成了煤矿设备、财产部分的移交。

此后,广安市广安区前锋信用社突然找到矿上,称煤矿有一笔190万元的贷款未结清。彼时住在矿上的杨德福在查阅资料后发现,这笔贷款中有100万元是以马家湾煤业的名义进行的。

“这时候我们股东才知道还有一家马家湾煤业,但还不清楚具体情况。”杨德福回忆,而前锋信用社这笔贷款至今没有收回。

据广安区人民法院发布的1113-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记载,在法院要求工商局协助煤矿的营业执照移交之后,工商局表示,马家湾煤矿已经在2002年被登记为“马家湾煤业”,工商局同时提出,既然登记已经完成,直接将马家湾煤业的股东变更为肖广献、周廷良各占50%即可完成判决执行。

据此,广安区人民法院向广安市工商局下发了(2008)广安执字第1113-4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将该建议付诸实施。这成为日后套牌企业“马家湾煤业”摇身转正的合法性所在。杨德福称,此前肖广献仅仅拿到了马家湾煤业营业执照的副本,正本仍在工商局。

杨德福等股东显然不能接受这个执行——本来是转移经营权,但这个执行通知却把企业的所有权给转移了。“整个官司都是讲马家湾煤矿的承包权的,怎么最后出来了一个马家湾煤业?”杨德福一方面向法院提出异议,一方面向广安市工商局进行信访。

广安区人民法院在2008年12月30日发布了1113-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撤销了1113-4号协助执行通知书的执行内容,并要求市工商局恢复对马家湾煤矿的工商登记。

2009年3月,杨德福等人向邻水县工商局提出了补办马家湾煤矿营业执照的申请,并就营业执照遗失登了报。邻水县工商局在对“马家湾煤矿”没有进行年检处以1000元罚款后,补发了营业执照。

承包人打架,发包人出局

2012年5月15日早上,杨德福意外接到了工商局的电话,对方告诉他,马家湾煤矿的工商登记已经被撤销。与此同时,5年前那家套牌企业却拿到了自己的营业执照。

这一切源于肖广献打赢了承包经营权的官司——法院判决,马家湾煤矿的承包经营权系肖广献一人所有,承包关系是否成立可以另案审理。由于承包经营权的判决出现变动,当年的1113-5号执行依据已经不存在,在肖广献申请回转之后,1113-5号执行被撤销。而1113-5的内容是“恢复马家湾煤矿的工商登记”。

工商局的通知让杨德福不能接受,“我们是依法补办的手续,申请补办的原因写的是证照遗失,工商局当年还开了听证会,最后发给了我们的新执照。一个合法企业怎么就突然被撤销了呢?”

“从细节上看,马家湾煤矿的法人是一直存在的,并没有注销过,工商档案里很清楚,是当初承包人没有年检,罚款后补发了证照,谈不上恢复。”马家湾煤矿的代理律师鲁天文说,“从大的方面来看,这一系列的诉讼都只是与企业的承包经营权相关,马家湾煤矿不是诉讼主体,法院也没有对马家湾煤矿作出任何判决,现在这个执行肯定是不合适的。”

“两个承包人打架,结果最后发包人的主体资格被撤销了。”杨德福的律师鲁天文这样总结。

实际上,以承包方式进行煤矿的经营在中国有很大的风险,法律并不认可采矿权的“承包”,煤矿出现纠纷后经营承包合同经常被判无效。

2009年补办采矿许可证时,四川省国土资源厅也曾告知杨德福等人,采矿权不能承包。但杨德福等人当时考虑,“周廷良出了承包款但还没干过一天煤矿,觉得对不住他,想让他也干两年再说。”

2010年,省高院之所以提审肖广献与周廷良的承包经营权纠纷案,一个重要的原因即“无论法院作出确认合伙承包关系成立或者不成立的判决,始终要对马家湾煤矿的承包关系进行确认”,因而追加马家湾煤矿为第三人。

但发回重审后的判决中并未涉及承包关系是否成立,法院认为这一问题与承包权无关,可另案处理。

“结果现在官司还没开始打,我们的法人资格就已经被撤销,还谈什么另案处理承包关系?”杨德福一脸无奈。

在工商局恢复马家湾煤业的前一天,肖广献对杨德福等人提起了民事诉讼,主张当年与陈功贵签订的承包经营合同实为买卖合同。

肖广献在诉讼状中称,与陈功贵签订的合同承包期是“至该矿采完为止,并且全部资产在采完后归肖广献所有”。

鲁天文对此提出了质疑:“是不是买卖要法院说了算,但就算是买卖合同,你拥有资产也是要煤矿开采完才行啊,怎么能在那之前就拿别人的资产去注册?”

陈功贵、杨德福则对记者表示,他们和肖广献签的从来都是承包合同,“一直是承包合同,写明白的,怎么是买卖呢?”陈功贵说。

诉讼状中还对马家湾煤业做了介绍,称是肖广献及其妻子李方菊“用买得的原邻水县马家湾煤矿的采矿权之外的资产做注册资本,依法设立了邻水县马家湾煤业有限公司。”“四川省工商局在核发该公司营业执照的同时,收回并注销了原邻水县马家湾煤矿的营业执照。”

假如这个说法成立,则意味着2002年7月以后,肖广献一直在一家没有采矿许可证的企业进行煤矿生产。

失败的投资

邻水县煤矿资源丰富,是全国100个产煤大县之一,但马家湾煤矿的几个股东却没能从自己投资的“黑金”中分一杯羹。

煤矿1999年筹建,3万吨的年产量在当时普遍还是1万吨级别小煤矿的年代算是相当有竞争力的。

2001年,刚刚开始投产的煤矿被陈功贵以98万元的价格发包了出去。陈功贵对记者表示,自己只从周廷良那儿收到了60余万元,这些钱大都被拿来给他妻子看病了,几位股东也没有表示异议。“后来我就离开邻水出去打工,没时间管这些事情了。”

2003年,煤矿价格开始上涨,到2004年,原煤价格已经从一年前的60多元飙升到了200多元。看着煤矿价格上涨的杨德福2003年年底曾去找过肖广献要分红,但对方称只认陈功贵。陈功贵此前已经离开邻水。觉得“反正煤矿在那儿不会跑”的杨德福在2004年动身去了成都做火锅生意。

2007年,由于此前周廷良与肖广献因争夺矿场聚众斗殴,邻水县煤炭局关闭了马家湾煤矿,要求煤矿“完善工商营业执照,明确股权及经营方式,明确责、权、利。”

从那以后,马家湾煤矿的矿洞就没有再开启过。如今,鼎盛期曾有100多名工人上班的煤矿宿舍空空如也,人一样高的杂草已经掩住了矿口。根据监测报告,马家湾煤矿大约还有170万吨的原煤贮藏量。

直到如今,杨德福、古吉文、甘葆坤还没有从煤矿上拿回过一分钱,而“反正不会跑”的煤矿现在看起来,似乎也要离他们而去。虽然四川省人民政府主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承办的四川信用网上,马家湾煤业尚没有被收录进工商信息查询,但马家湾煤矿的工商信息页面已经显示“已撤销登记”。

记者走访了邻水县工商局,分管企业注册登记的副局长王仲明表示,工商局只是协助法院执法。之后,该局局长文敬表示局里要开会不便接受采访。

记者还跟随杨德福赶到了广安区人民法院,工作人员称法院副院长、执行局局长张立平在休假,副局长则在出差。杨德福告诉记者,在得知被撤消后他已经来了区法院七八次,没有一次能碰到领导。

记者电话联系了张立平,对方表示执行局之所以撤销马家湾煤矿,是因为当年恢复马家湾煤矿的判决已经不在,具体情况比较复杂。记者希望进一步采访,张立平说自己在青海,海拔比较高嗓子不舒服不方便接受采访。

肖广献则短暂地与记者通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表示杨德福等人都是骗子,后说自己很忙没有时间接受记者的采访。此后记者多次电话、短信联系肖广献,对方一直没有回应。

不经意间,杨德福流露出一丝后悔——他不时对记者说,如果当年拿那些钱买3套房子,现在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丝袜熟女

性感mm

长腿美女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