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废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BetterPlace要破产了

发布时间:2020-01-14 18:35:07 阅读: 来源:废布厂家

CBN记者 许悦

导致Better Place最终失败的,也许并不是商业模式本身,而是缺少把一个好想法变成现实的执行力。

8月份,全球大热的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宣布正式在中国接受预定。而在今年5月份,另一家曾经同样大热的电动汽车公司Better Place因为破产停止了在中国的所有项目。

一份“破产公告”成为了Better Place网站上最近的一次更新。在此之前,这家曾经名噪一时的以色列电动车公司已经半年没有在网站上发布过任何新的消息了。在烧掉了8.5亿美元之后,成立6年的Better Place宣布破产。

9月5日,以色列公司Sun Raise宣布放弃收购已经破产的电动汽车公司Better Place,此前Sun Raise计划500万美元收购Better Place在以色列的资产,以695万美元收购该公司在瑞士所拥有的知识产权。这意味着Better Place还需要在破产的阴影中寻找生存的机会。

作为电动汽车业另一种创新模式,Better Place一开始就采用了一种比特斯拉更加冒险的策略。2007年,以色列人Shai Agassi提出了一种让纯电动车加快取代燃油汽车的商业模式—把电动车和充电池分开销售,顾客从汽车商那里购买电动车,但充电池则由Shai Agassi所成立的公司Better Place所持有,向顾客提供电池租赁、充电和更换电池服务,并以驾驶公里数为基础向顾客收取月费。

Shai Agassi成功说服了法国汽车制造商雷诺为Better Place设计生产电动车,而这项构思也引起了以色列集团董事会主席Idan Ofer的投资兴趣。在以色列集团的领投下,Better Place在2007年的A轮融资中获得了2亿美元的投资,成为当时最大的创业公司之一。

Shai Agassi相信,只有在充电和换电站网络足够完善时,才能解决现有技术下电池续航能力不足这一消费者最大的顾虑,从而让电动车普及起来。因此,Better Place把6年内前后三轮融资得来的绝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购买电池、建设充电和换电站之中。在Better Place开展销售业务的以色列和丹麦市场,这家公司一共建有1000多个充电站和54个换电站。

而这也是后来被认为拖垮Better Place财政的主因。在《财富》杂志举办的一次绿色头脑风暴会议上,Shai Agassi曾经透露每个换电站的造价达50万美元。这些成本昂贵的基础建设占用了Better Place的大量资金,但电动车的销售却远不如预期。

2012年4月,《第一财经周刊》曾到访Better Place位于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北郊漂亮整洁的访客中心。当时,Better Place发言人Julie Mullins表示,预计到2012年底大约将有8000到1万辆Better Place电动车上路。然而,直到Better Place破产前,通过销售而在路上行驶的Better Place电动车只有1400辆。

单一的车型可能是无法吸引更多购买者的原因。6年来,Better Place只有由雷诺提供的Fluence ZE这一种车型,也没有其他的汽车厂商加入成为Better Place的合作伙伴。而在作为市场之一的丹麦,当地人更喜欢买大型车而不是Fluence ZE这样的四门小轿车。

缺乏更多汽车厂商参与对Better Place所带来的影响还要更深远。如果要诟病Better Place的单一车型和单一车商,那么难免让人联想到的是,如今已经开始盈利的另一家硅谷电动车公司Tesla也只有两个车型,最新型号的Model S也由Tesla自行设计、生产和销售,没有依赖传统汽车厂商。

两家公司的不同之处在于,Tesla靠卖车获得利润,而Better Place选择了把充电站和换电站作为盈利模式。和更多汽车厂商的合作不仅意味着可以提供给顾客更多的选择,也意味着能够通过车商本身的销售网络卖出更多的Better Place电动车。而只有在形成足够规模的情况下,Better Place原先所搭建的充电站和换电站网络才会产生效益,基础建设的成本才会被逐渐摊薄。

Shai Agassi并不是没有尝试接触更多的汽车厂商,但一位接近Idan Ofer和以色列集团的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周刊》表示,这些谈判进行得很不顺利,而且Shai Agassi本人对和汽车厂商接触这种事情也没有很大的热情。

实际上,汽车厂商对和Better Place的合作有顾虑不无道理。在Better Place的商业模式下,充电池由Better Place拥有,而汽车厂商向顾客出售的只是车身而已。“电池要和车分离,而电池是电动车里最昂贵的一部分,把一个那么重要的部分交给第三方控制,这对它的车价影响很大,车厂也不想把那么大的责任和别人挂钩。”香港生产力促进局汽车零部件研究及发展中心高级经理司徒立新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此时,Shai Agassi和Better Place股东之间的分歧也日渐增大。“Agassi很固执地认为,人们会因为对环保的巨大热情而改开电动车。他像和自己的愿景陷入了恋爱一样,对做管理却不擅长。”上述知情人士称。

Better Place真正展开销售、把概念进行商业化的只有以色列和丹麦。但为了推广,Better Place还在日本横滨、东京,美国旧金山湾区和荷兰机场等地投资建设了一系列示范项目,包括充换电网络和赞助电动出租车。此外,2011年12月,Better Place也和中国南方电网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并在广州赛马场开了一个和以色列访客中心内容相似的体验中心。

在股东眼里,这些遍布全球的示范项目除了看着热闹繁荣、获得媒体短暂的聚光灯外,并不能带来实质的收益。如果要切实有效地推动电动车的发展,还是要回到实际的财务问题上来,无论是获得各国的政府补贴减少开拓新市场的难度,还是和汽车厂商进行谈判改造车型。

2011年,Better Place开始启动C轮融资,但这个时候,电动车行业已经发生了变化。

2010年,日产在日本和美国推出了一款纯电动车“聆风”(Leaf)。这款电动车可以在快速充电的模式下于30分钟把电量快速充至80%,同时也可以选择在家使用200伏的交流电在8小时内把电池充满。“聆风”在日美市场大受欢迎,在美国还出现了脱销的情况。另一方面,特斯拉也用Model S证明了单次充电的里程可以达到426公里的行驶距离。

而在Better Place商业模式的前提里,快速充电被认为会损伤电池寿命和安全性,因而不被鼓励,而单次充电也只能行驶80至200公里。电池技术的发展比Shai Agassi设想的要更快。

Shai Agassi并没有无视这些进步,因此他在C轮融资的商业计划书里作出了调整,开始突出快速充电的重要性。

不过,2012年,在亏损额达到4.9亿美元之后,股东们希望Shai Agassi能够把他铺得过大的摊子收回来,专注在以色列和丹麦市场上。彼此的分歧终于以2012年10月Shai Agassi辞任Better Place的CEO一职分出胜负。继任者Evan Thornley随即把Better Place的美国和澳大利亚办公室关闭。

通过以色列集团持有Better Place50%股权的Idan Ofer对Shai Agassi的不满还要更多。Idan Ofer不认为国土面积狭小的以色列和丹麦是开始Better Place业务的好起点,他认为要证明商业模式的成功,需要到国土面积大的地方去,比如中国和美国。“Agassi是一个性格很强硬的人,他对自己的公司要走向哪里有很坚定的一套看法。但Idan Ofer作为一个股东,并不是管理层,他只能指定一个管理层去替他管理。如果有了不同的意见,最终就导致了后来的更换管理层。”上述知情人称。

也许这只是Idan Ofer在Better Place破产之后挽回商誉的一套说辞,因为他从第一天开始就知道Agassi的计划,不需要等到6年之后才对此作出反应。而且,即使按照Idan Ofer的想法主力开拓中国市场,也并非易事。

按照2011年Better Place和南方电网签署的协议,广州市政府将鼓励广汽及其他汽车厂商制造可更换电池的电动汽车,未来还要在南方电网覆盖的5个省份建立一定数量的充电和换电站。

不过,一年之后,有关部门又出台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明确以充电为主的运营模式,Better Place在中国的这些计划几乎停滞。

Better Place宣布破产之后,广州的体验中心已经清空,技术人员也不再和南方电网有任何联系。“当时大家都感觉很突然,事前Better Place也没有和我们吐露过要破产的意思,我们也是广州这边的Better Place跟我们说了,然后我们才知道。”南方电网广州供电局的黄晋对《第一财经周刊》说。黄晋是南方电网和Better Place签约后这一体验中心的负责人。

尽管结局不算美好,但Better Place仍然给电动车行业留下了可用的经验,比如换电的做法。Idan Ofer仍然认为,换电池这个概念并没有问题,这种方法很好地提高了现有电池技术下电动车的续航能力。

换电的方法也得到了特斯拉的采用。今年6月,埃隆·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将会在今年晚些时候推出换电服务。不过和Better Place不同的是,换电只是特斯拉的一项补充服务,而且每次收费60至80美元,充电服务则完全免费,以鼓励车主选择充电服务。

在Better Place上投资超过3亿美元的Idan Ofer也没有因为投资失败而把Better Place变成一个禁忌词。今年6月,当Idan Ofer的合作伙伴飞到以色列和他见面的时候,发现他还在开着Better Place的车。

联系

就医挂号预约系统

医生在线咨询

名医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