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废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珂罗版印刷工艺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钢闸阀马鞍山分析器汽车灯具水阀Frc

发布时间:2023-12-07 15:42:39 阅读: 来源:废布厂家

珂罗版印刷工艺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如果收藏不到名家的原画,能搞到一幅用珂罗版工艺印制的他的精品画作,也算是收藏人的福气了,因为珂罗版印刷工艺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如果没有人来承续这种印刷工艺,用珂罗版复制的艺术品也将成为古董。作石英晶振为北京珂罗版的 鼻祖 ,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的珂罗版现状如何呢?

6月28日,北京的早晨下起了绵绵细雨,根据事先约定的时间,本报它以伺服机电作为动力源来控制球阀到了位于北京西黄城根北街21号的文物出版社印刷厂。这是北京的一条老街,位于京城中心区域,路两边是枝叶繁茂的槐树,在碧叶荫荫的掩映下,文物出版社印刷厂外景显得格外静寂。在这个安逸的 居住 环境里,更想进一步探知该厂珂罗版的情况。

印刷厂展览室满是宝物

接待采访的是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的珂罗版车间主任马勇。在马勇的引领下,走进了印刷厂新建不久的藏品展览室。

展室最具 气场 的是东面墙上正中央的巨幅千手千眼观音壁画,如果不说这是复制品,远看真以为是从敦煌挖过来的壁画。显然,它是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的镇店之宝。马勇告诉,这是根据敦煌第三窟的壁画复制的。

展室内有乾隆的字,宋徽宗的瘦金体,东晋画家顾恺之的画,唐代画家阎立本的《步辇图》,元代画家任仁发的《二马图》,古代祭祀图,还有现代文人文怀沙的字。

展开的长卷有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王大观的《旧京环顾图》,唐代名画《八十七神仙卷》上面有齐白石、张大千、谢稚柳的字。

马勇介绍,这些古画、名画,有的是用珂罗版印刷的,有的是三色版印刷的,还有现代高仿。

有的复制的名画精品因为没有地方挂,被放在角落里。看着满屋的古画、名画,由衷地感叹: 这都是印刷厂的财富,是无价之宝。

珂罗版印刷品曾经用做国礼

马勇告诉,该厂以前用三色版和珂罗版印了大量的作品作为国礼赠送给外宾,国家领导人周恩来、陈毅、李先念等都曾用他们印制的作品与外宾进行文化交流。从20世纪50年代一直到改革开放前夕,珂罗版印刷一直都很兴盛。

珂罗版专家毕秀梅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印刷厂当时复制了很多故宫藏品,如《五牛图》、《清明上河图》、宋代名画等。故宫藏品有的是国家一级文物,一般人见不到。比如,名贵古画《千里江山》。

《千里江山》是宋代画家王希孟18岁时花半年时间画的一幅传世名作,此画全部用石绿画的,重彩,画完之后没多久,他就积劳成疾死了,死时不到20岁。因画得太传神了,此画一直被各朝历代奉为国宝,现藏于故宫,一般人无缘相见。

为了完整逼真地复制好《千里江山》,20世纪80年代,一帮珂罗版的老师傅奉命进驻故宫,一住就是两年。据介绍,光修版就修了一年,油墨是专门从德国进口的。一幅画有6米多长,是复制艺术品中的极品,数量极其有限,留存于世的不超过30幅。

毕秀梅说, 文革 前印刷厂用珂罗版印的大量古画、名画、藏品等, 文革 一开始就被付之一炬了,因为这些东西当时被称为 封资修 ,谁都不敢留着。现在来看,着实可惜。

马勇介绍,2003年在纪念避暑山庄肇建300周年时,印刷厂还为避暑山庄做过一大批圣旨、奏折。康熙当年放在正大光明牌匾后面的遗诏、清代科举考试的试题也都做过。

谈起这些辉煌的历史,毕秀梅和马勇都说: 那时候,我们作为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的员工喷涂材料,非常有荣誉感。

吴作人猜不出哪幅画是真迹

懂行的人都知道,珂罗版印出来的东西能达到逼真、传神的效果,与原作相比,不相上下。它跟用现代数字喷墨打印出来的高仿作品相比,有天壤之别。从某种角度说,它是高仿产合金粉末品里的 贵族 。

珂罗版的画没有点,质感强,画面细腻,古韵十足,高贵典雅。用数字喷墨技术印刷出来的东西,拿到放大镜下看,都是点状物,没有绘画的质感。中国画家吴冠中曾经对珂罗版有过这样的评价: 珂罗版印制绘画接近原作。

毕秀梅介绍,印刷厂的客户一般是故宫、各种博物馆、各种档案馆,或者是大学这样的单位。珂罗版除复制古画、藏画外,还给现代画家印过画。著名画家李可染、吴作人、徐悲鸿、吴昌硕、董寿平等名家都找印刷厂用珂罗版复制过他们的作品。

马勇说,当年吴作人携夫人来看印刷厂用珂罗版印制的吴作人的画,师傅们把复制好的画堆了一桌子,并将一幅真迹藏于其中,让他来辨识。他拿起一幅不对,拿起一幅不对,他认为他拿的是真的,实际上他挑出来的都是复制的画。吴作人没辙了,就问印厂的师傅: 这怎么分辨,怎么看啊?

1979年6月,韩美林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一场个人画展,这是 文革 后继画家黄永玉之后的第二个个人画展。展出的主要是一些小动物画,如小狗儿、小猫儿、小熊猫什么的。没想到这些画让美国人看上了,非要买他的画。

韩美林不想卖他的真迹,就找到文物出版社印刷厂。1980年的一天,印刷厂把用珂罗版印的小动物画交给了韩美林。韩美林高兴地说: 这比我画的还好! 当场在车间即席作画一幅 《狐狸小翠》,至今这幅真迹还存放在珂罗版车间里。1980年10月1日,韩美林在美国举办了个人画展,这是中国内地画家第一次在美国举办个人画展。

毕秀梅告诉改变光的反射路径;这类涂层可以在夜间湿度提高时处于“打开”状态,当年个人与外国人不能直接做生意,要通过中国进出口贸易公司接订单。韩美林的这批画他们厂印一张有30美金的加工费,中国进出口贸易公司仅就这笔订单可没少赚。

珂罗版印机落满了灰尘

文物出版社印刷厂的珂罗版车间位于厂区南楼4层。

走进珂罗版车间,3台珂罗版印刷机和1台胶印打样机排列有序,每台机器上面都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显然已经很多年没人用过了。3台珂罗版印刷机的标牌上注明是1980年专门从上海市印刷机械一厂定制的。不能想象,这原来竟是工作繁忙的珂罗版车间,是印制了很多中国历代名画、古画的地方。

车间占地面积近100平方米,完全不能跟在北京亦庄经济开发区所见到的那种现代化的印刷厂房相比,这里的珂罗版车间更像是一个工作室。

马勇告诉,这里的机器和设备已经有四五年没人用了,现在是印刷厂珂罗版资料室。当初老一辈珂罗版师傅们复制的历代古画、国画、名画,应该算是中国第一代高仿作品了,现在来看,都是艺术品复制中的精品、极品。

在珂罗版车间流连忘返,走一步,看一处,每一个地方都有宝物,都是文物。

不了解珂罗版,不知道珂罗版的价值,在见到现存的珂罗版车间之后,可能不会有 心痛 的感觉,而用这两个字来描述当时的心情高端产品大量依赖进口的高份子材料产业而言,实不为过。


数显电子万能试验机
椅座面冲击耐久性试验机
电子万能试验机
冲击试验机